是-個-破-打-字-的——

收网入套

cp向:狛苗[?]

OOC严重慎入,可能大概或许会有血腥描写。

知道我习惯的人大概知道会怎么样了,恩我真的是枝厨。而且我写文一般都是这种类型…吧?

很久以前的点文。


黎明成功刺破了浓重的黑暗,第一缕阳光顺利着落在地面上。
尚且昏暗的街道上空无一人,随处可见的是停放的杂乱不堪的车辆。偶尔微风吹过的时候会带走几片树上的叶子。
这片荒芜的城市的上空仿佛缭绕着沉闷的黑色死气一般,原因说起来可能会没人信也可能会有点太简单了:这个城市的人都死了。不,不如说是成为了另一种生命。
这个说法是挺科幻的,恩…生化危机爆发了,就在绝望之后取而代之的是传染性不输于它的生化病毒,全球有大部分地方都变成了和这里相同的存在。

天逐渐亮了起来,街道上也陆陆续续出現了零散的“人”。
他们的脚步十分拖拉,姿势奇怪,外貌更是让人无法恭维。
有些头骨被硬生生砸开了,已经算不上是鲜嫩的大脑暴露在空气中,然而他却没有知觉的继续拖着缓慢沉重的步伐。
有些脸上的肉残缺不全,眼球干扁的搭在脸颊上,随着行动轻轻地拍打着。
有被开膛破肚肠子拖在地上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还有只剩下上半身艰难趴在地上锲而不舍的用手爬行着的。
他们行动迟缓,视觉几乎完全丧失,取而代之的是灵敏如狗的嗅觉,以及还算正常的听觉。
想要杀死他们,按照一般丧尸类电影的思维就是,打爆他们的头。
失去了控制全身的大脑,即使没有死也就没有什么威胁了。所幸他们的头部十分的脆弱,就像是威化饼干一样很容易就能打碎。

“诶…该怎么说?居然会在这种情况这种地方遇见苗木君…”一头奶油般的白发,越是向上头发就越是像火焰一般飘忽不定。灰绿色瞳眸中充斥着晦暗不明的情绪,他此时正皱着眉看着面前和自己拥有相同才能的人,“…该说是不幸,还是幸运比较好呢。”
“这是、狛枝君…?”苗木有些惊讶的抬头看着面前比自己高出不少的人 ,勉强可以记得的是对方似乎是上一届的幸运,居然会在这么大的一个城市里遇到这种事情也是非常的不可思议。

苗木现在所处的地方是一处建筑工地的临时帐篷前,这个地方似乎没有太多丧尸聚集,相对来说比其他地方要安全一些。
至于相遇,只是苗木准备冒险出去寻找一些资源维持生存罢了。
没想到刚走到门口就撞在了什么东西上面,一开始苗木还以为是丧尸,已经开始在内心哀叹自己的不幸了。
毕竟在这个地方根本不可能会存活有活人。

苗木的思绪有些混乱,微微握紧了手上为了防身而携带的钢管,挤出一丝笑容:“那种说法很奇怪不是吗?要说在这种地方都能相遇简直就像是奇迹一般啊,说起来…狛枝君你的……?”
话语未尽,苗木视线扫过狛枝缠着绷带的左手,狛枝的左手肤色看起来和整体肤色十分不协调…那圆润的指节分明就是——女人的手?
涂抹有红色指甲油的长指甲,让苗木瞬间想起了那个早已死去的江之岛盾子。
狛枝似乎是注意到了苗木的目光,笑了笑左手后倾藏在身后,开口转移了话题:“苗木君为什么在这里呢?这里可是座被遗弃的死城啊。”
看见狛枝似乎不愿意告诉自己那是怎么回事,苗木也就没有继续追究下去,想起自己之所以在这里的原因不禁苦笑了起来:“理由的话……和十神君他们分散了哈哈…。”
“诶,是这样吗。那还真是不幸啊,明明有着这样的才能,还被赋予了希望之称的你居然也会遇见这种事情呢。”
“跟这个没关系吧?希望之类的称呼…还是饶过我吧,我并不觉得我能够被称为希望。我也只是一直在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而已…。”
“啊,能说出这样的话真不愧是苗木君…呢。”狛枝句尾音调微微扬起,后退半步转身双手插在裤兜里:“既然走散了的话,不如跟我一起去一个地方吧。”
“…但是在这种情况乱走不好吧?!呜哇、狛枝君等等我!”苗木迟疑片刻,连忙跟上了完全没有听他话抬腿就走的狛枝。

有书则长,无书则短。

不知道跟着走了多久,苗木一路上也没有跟这个感觉有些莫名可怕的狛枝学长说话。
奇怪的是一路上也没有遇到丧尸的袭击。
这就是上一届的幸运吗…果然跟自己的半吊子虚名完全不一样。苗木无奈的感叹了自己比起幸运更像是不幸的才能。
也不知道是不是突然遇到了人类幸存者感到喜悦的原因,苗木放松了警惕,只是一味的跟在狛枝身后。

“呃!?”走在前面的人突然停下了,一直低头思索着的苗木有些措手不及地撞了上去,“怎么突然停下了?”
揉了揉撞得有些发疼的鼻尖,视线避开对方身体抬头看向前面。
呈现在他面前的是像监狱一般的建筑,四周都被带刺的铁丝网给严严实实的包了起来,三米高的铁门阻碍了进出这栋设施的唯一道路。挂在铁门上方摇摇欲坠的少年犯管教所几个字也证实了苗木的想法。
这个地方,我记得是少管所啊…
然而在铁门面前簇拥着三四只丧尸堵在那里,似乎是闻到了活人的气味纷纷转过身来。
“狛枝君,虽然我有武器但这里很危…”苗木还没来得及说完,狛枝已经二话不说冲了出去。
苗木不由注视着完全将丧尸注意力吸引过去的狛枝,在他们距离不足一米的时候紧张地心跳都隐约加速起来。狛枝面色诡异地贴近了丧尸,看起来就像是他主动投怀送抱将自己送了过去一样,丧尸伸出因为扣抓铁门而血肉模糊的手迅猛地朝着狛枝身上一抓。
就像是一个巧合,狛枝突然脚下一个不稳重心失衡下踉跄了几步,身体摇晃也不知怎的避开了丧尸的攻击。
另外两只丧尸从左右两个方向扑了过来,原本因为踉跄速度受阻的狛枝嘴角上扬轻笑出声,突然矮身蹬腿一个加速,惊险无比地从两只丧尸快要闭合的攻击范围内窜了出去。

狛枝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了门前,大门恰到好处的开启了一人缝隙,他轻而易举地从缝隙中钻了进去,随后铁门沉重的关上了。三只丧尸失去目标用力拍了拍阻碍自己捕食的铁门,不久便转而看向一旁因为这玄妙过程看得有些发呆的苗木,在这段时间里狛枝已经爬上了一边的人造瞭望塔。
虽然距离有些遥远但还是勉强能够看得清狛枝此刻的表情。
“苗木君手上有武器,这里…就交给苗木君了。”虽然这话单独听上去合情合理,但配合这场景与那满含令人毛骨悚然寒意的声线时,却变得极为可怖。狛枝脸上的笑容十分违和,那表情不像是做出这种事情的人该露出来的,他看起来像是注视自己仰慕已久的人一般。
“诶……?”虽然这是苗木原本准备说的话,但这种场景下他实在是觉得有些难以理解,面前丧尸已经逼近,他皱眉握紧了钢管准备应战。
先前发生的事信息量过于庞大,一时之间苗木还无法理清,但有一件事是他明白的又想不明白的。

这里,是一个圈套。

为什么…?是无差别圈套还是只针对我?狛枝君到底想干些什么。
“是针对苗木君的哦。”
狛枝突兀开口道。苗木紧绷的神经顿时颤动了起来,明明自己的行踪对方应该不知道才对,是用了什么方法、难道说?
“苗木君此刻一定在想,我是怎么知道你会到这里来的吧?很简单,我仅仅是付出了同等的不幸,交换了你会正好来到这里的幸运罢了。你也应该想到了吧?”狛枝撩起了衬衫,置于他腹部的是一处十分狰狞的伤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啃食过一般还挂着些碎肉。
“我啊被感染了,大概快死了吧。不过很神奇的是——这个少管所放着一份得之不易的珍贵疫苗,是我留给苗木君的小礼物。”

“如果苗木君能在那里活下来的话。”


看到了那东西的我也就心满意足了吧。

END.


我觉得写到这里就够了,资深枝厨已经不想亲手写死枝啦。

评论(8)
热度(17)

© _沒有意義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