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個-破-打-字-的——

《请君自爱》

cp向双太。
ooc慎。
我写的开心。
小学生文笔么么哒。
自攻自受真棒。
要学会爱自己哦。


太宰治是一名自杀爱好者,他热衷于自杀这项兴趣爱好。
要问他想要怎样去死的话,会得到他毫不犹豫的回答:
“想要和美丽迷人的小姐一起共赴黄泉。”

太宰治。

自杀爱好者。

屡屡自杀未遂。

以前他曾是港口黑手党的干部之一,黑手党历代最年轻干部。他似乎是为了黑手党而生的一般,没有人比他更合适干这项工作了。
太宰治,黑手党历代最年轻干部,身上大小伤口不断。
只要他还活着便会受伤,他所在的地方必是一片腥风血雨。
外人是这么想的,要知道,太宰如果想的话甚至可以在战争中优哉游哉的开茶会。他的绷带近乎要成为他的标志,就算频繁受伤,他身上也没有经常医治的消毒水的味道。

他的身上,是死亡的味道。

一开始闻起来让人非常惬意,但久而久之会使人感到窒息作呕。
就像是他外表漂亮内里腐臭肮脏一般。
太宰治,芥川龙之介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老师,是他教导出了黑手党的狂犬。
然后,世界上唯一一个最了解他和愿意了解他的人,死去了。

织田作之助。

太宰说:“太笨了、织田作。你真是太笨了。陪着这种家伙去死,实在太愚蠢了。”

织田作说:“太宰……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
“你之前说了吧,‘只要置身于暴力和死亡的世界,或许就能找出活下去的理由’……不会找到的啊。”
“你自己应该也很清楚。无论成为杀人的一方、还是救人的一方,都不会出现超出你预测的事情。能够填补你的孤独的东西在这世界上并不存在,你只能永远在黑暗中彷徨。”

“去成为救人的一方吧。”织田作这样说。

“无论哪边都一样的话,就去当一个好人吧。去拯救弱者、守护孤儿吧。就算对你来说,无论是正是邪都没什么大区别……还是那边要好得多啊。”
“你怎么知道?”『太宰』询问着。
“我知道啊,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我懂了。我就去照做吧。”太宰这样回答。
太宰离开了黑手党。

太宰治,原黑手党干部,现武装侦探社社员。
自杀爱好者。
曾经有过这样一个问题。
太宰问:“人如果什么都没有了,他应该去爱谁呢?”
“那就去爱自己吧,如果连自己都不爱,那不是太可怜了吗?”『太宰』如是说。

“这个世界上可没有人比我更爱你了,太宰治。”

……
……
……

太宰曾经无意窥见过另一个自己。
他叫做『太宰』,如同名字,和他一模一样,音容笑貌也好,轻佻声线也好。
『太宰』的打扮停留在黑手党时期。
他说他爱着自己,即是爱着太宰。
太宰看不穿他,如同他看不穿自己。
人这种生物,越是聪明,就越容易看不清自己的本心。
太宰想,他是在乎织田作的,这是他唯一一个这么在乎的家伙。
可是他死掉了。『太宰』也想着。

死了好啊,他先从这个世界解脱了。
真好啊。
太宰不这么认为。

——————————

这是太宰今天的第二次自杀,第一次他尝试上吊,还没挂上去就被国木田给踹了下去。
国木田大吼着:“你到底还想给我添多少麻烦才够啊!”
太宰很开心的回答了他:“直到国木田只剩下一年寿命为止吧!”
随后国木田理所当然的把太宰打了一顿。

傍晚时分,太宰来到了二十几层的天台上,眺望远方的景色。
他看见『太宰』在旁边看着他。
“你来啦。”『太宰』对着他打了个招呼,“这里真是很适合自杀,对吧?”
太宰走了过去,盘腿坐下:“是,跳下去的话一定会死吧。”
“已经决定好了吗?”
“这没有什么好决定的不是吗?”
“是啊。”『太宰』鼓起掌来,“真是个温暖的地方呀。”
柔和的夕阳照射在『太宰』的身上,印出地面上一个淡淡的人影。

“以前的问题,你有答案了吗?”『太宰』突兀的提起以前的话题。
太宰摇了摇头。
“这样啊。”
『太宰』摇头晃脑嘟囔着,随即他爬上了扶手。
“我已经有答案了。”

“不如我把我的答案送给你吧。”

“因为我只剩下你了,只有你是离不开的存在,所以我也只能够去…”

“喜欢你。”

『太宰』指着他自己,透过那绷带似乎能够看见他身体上那自己都不知有多少道的伤疤。
“我…”
他站立于铁质扶手上,摇摇晃晃却不掉下去,但现在可没那功夫去赞叹这异于常人的平衡力。『太宰』笑颜逐开,眼眸微微弯起,眸中有着类似于绝望和死亡的东西互相缠绕着分不清晰,瞳间病态的狂气都快要溢出来似的。
“最喜欢你了。”
犹如孩童述说自己对心爱玩具的喜爱之情一般,『太宰』眉目间尽是扭曲的不成模样的欣喜,脚下一错,身躯后倾坠下楼。
就像是为闹剧画上休止符一般,『太宰』带着他最喜欢的家伙一起死掉了。
嫣红妖冶的花朵附带着呕人腥味绽放在大地上,其间躺着一具软瘫尸体。

名为太宰。

END.

是想到什么写什么的产物。

评论
热度(14)

© _沒有意義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