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個-破-打-字-的——

《契合》

SpringXPurple[仅代表人物,不分上下]

可能这看起来特别的无cp向[…]

请愉快食用。


机械运转摩擦声回荡在空荡的房间内,时而断断续续。Spring靠坐在贴近墙的地面上,多处损坏的金色外壳破烂不堪,灰色的机械眼球散发着被环境色渲染的微量绿光,它直视着天花板上的监控摄像头。

是的,他能看到,他能够看到监控的另一头那个人类伙计。

支撑起自己有些年老失修的机械身体爬起来,从Spring的关节缝隙掉出星点暗红色细小碎肉,在他身体内部的那个男人不满的叫出了声:

“嘿看着点小兔子,人类可不是你这种铁块头!”

Spring并不理会那男人的话语,只是摇晃着身躯走动了起来,双眼灵活转动收集着视野范围内的一切资料,偶尔动作会出现许些卡壳的地方,但伴随着一声不算清脆的响声后便继续行使起了它的工作。

“这天杀的,你能保证你不是故意的吗我亲爱的,你刚才可把我为数不多的剩余骨头给碾碎了。”声音顿了顿,似乎是发现了监控摄像头,“我有个不错的主意,或许你应该去看看这摄像头的对面,它的转动对于定向机械来说过于频繁了。………我想对面有一个可爱的小玩具等着我们。”

Spring突然人性化的配合着这声音开合嘴部,他发出了急促的机械声以示自己对对方突然强行抢夺身体的不满。

“哈…别这么大反应,我们现在可是一体的。用那句话怎么说?一条绳子上的蚂蚱。”男人肆意活动着,完全看不出他就是之前还大呼小叫让Spring小心点他的宝贝尸体,“现在…让我们开始享受狩猎吧。”

眼眸光芒更甚,踏着稍显沉重的步子向着数据库中记载的监控室走去。

男人一路上打量着四周的事物,嘴里仍不停歇。

“噢天…我还没有好好看过这个地方呢,这都归功于你天天都待在那个破房间的功劳。”

在监控室的另一边,值班老板所能够听见的却只有风扇的嗡鸣和听不真切的痛苦呻吟。

Spring似是放弃了跟这家伙对话,干脆缩在自己的躯壳中注视着这个可悲可恨的老男人。

这个男人因为自己犯下的罪孽而死在了自己身体中,虽说这只是个意外但Spring的系统设置却让自己强行认为自己也成为了坏人。

打破法律的底线对他拥有着十足的诱惑,他甚至为了追求粗糙而完美的犯罪而不断犯下新的罪行。

现在他死了。

能够阻止他的还剩什么?

“little bonnie——come on,跟我说句话别像个死人一样。”男人顿了顿似乎被触发了奇怪的笑点,“ha…hahahahaha!!it's me!”

Spring拒绝理解这样一个人,每当它想要阻止他的时候,他总会用令人发指并不得不被说服的理由来堵住它,至少那个理由对于Spring是有效的。

跟他相处久了可真是一种折磨,本该没有那种心理的Spring这么想着。

并且他的话实在是太多了,吵闹不堪使人心烦。

“hahahahahaha!!!”从某个房间传来了balloon boy的笑声,Spring清楚的知道这是监控室那家伙的骗局,但是它也没有戳穿这件事。

它并没有这个义务。

“噢孩子的笑声,这声音听起来就像是腐烂的苹果,我感觉他会让我徒劳无功,但是谁在乎这一点呢?去看看也没什么不好。”男人一如既往的被分散了注意力。说实话Spring也不知道他是故意装傻还是真傻,上过不知道多少次的当了还没有吸取教训。他可不是幼儿园的小朋友了,就算是那样的小孩子也会知道这是骗局。

“好吧,徒劳无功。”男人晃了晃Spring头上的兔耳,觉得有趣又多晃了晃,不知道是不是Spring的错觉,之后男人走动时会有意无意的去晃动头部。

“hi。”同样的骗局。

“去看看吧!”男人跃跃欲试。

Spring沉默着在内心翻了个白眼。

男人时而躲在监控死角,时而直视监控。或许是监控室那家伙的失误,男人来到了监控室的窗外。

男人用机械手掌抚上有些划痕和污渍的玻璃,动作轻柔的像是对待自己的恋人,Spring听到他低沉的叹息了一声。

“你看……最终你的下场是什么呢?一时糊涂,一世糊涂。”

这句话很微妙,不知道到底是说给谁听。

Spring正思索着那句话的意义,男人已然来到对方面前,凭借机器的力度轻而易举捏碎了那可怜家伙的头颅。

做完这种事情后男人留下一句“谢啦。”钻回了自己尸体中继续窝着,还不忘提醒Spring小心点自己的身体。

果然无论如何这个男人还是早点滚出去为好。

Spring用力甩甩手上血液,不顾男人的抱怨回到了原本的房间,靠坐在贴近墙的地面上,如同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Good Night,冷淡的小兔子。”

END.

写了自己脑子里的他们两个的互动,我不管[…]有错字我都不管了???

评论(2)
热度(31)

© _沒有意義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