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是段子手,食杂坑多,慎fo。

我好爱Jack Bright

在我面前黑我喜欢的作品头都给你打爆

请不要恶意贬低 任 何 一位角色

起点中文网忠实脑残粉

【存档】关于Joseph和Sebastian的一点儿讨论/脑洞/碎碎念

偷偷存一下

菽苯花:

忘川之下:



这篇只是写我心中的Joseb,但是并不是说别人心中的就是错的。我脑内的Joseb是建立在设定集里写的“Joseph已婚有一女”基础上的,但是现在很多洋妞都在喊着“难以相信,设定集不算数,游戏里又没说。”很可能哪天三上就说Joseph单身了,我就被官方打脸了。所以仅供参考。 
 


1 游戏开始的时间点,Sebastian 35岁,Joseph 33岁。两人分别是美籍拉美裔和加拿大籍日裔。(游戏我还没通,不好确定游戏开始的时间点的具体日期,只好按惯例姑且认为是2014年。以下年龄推算都是以游戏时间是2014为基础)


 




2 两人于2005年3月成为搭档,到游戏事件发生时已经搭档9年。当时Joseph24岁,Seb26岁,Seb刚当了4个月的警探。两人成为搭档的契机,是因为Seb把他的第一任搭档,女警Myra Hanson发展成了女朋友。此时Seb和Myra也不过才搭档了4个月啊。又过了半年Seb和Myra结婚。(赛叔的风格就是速战速决,该出手时就出手啊,我了解了。)文档里讲,26岁就升Detective在KCPD是少见的速度很快的。但是Seb在2005年3月的日志里又讲了,Joseph is a good detective and we are a good team。这也就意味着,Joseph在24岁和Seb开始搭档的时候就已经是警探了……职业生涯的角度上来讲,Joseph的速度好像比Seb更屌啊……你俩KCPD wonder boys么……比较科学的假设应该是当时Seb当警探4个月,比他小2岁的Joseph以时年24的优异成绩刚当上警探,刷新了Seb的最速记录,但是Seb还是有4个月的老手带新手经验。更不科学的假设则是,Joseph不仅升的比Seb快,而且还是个老手……如果是这样的设定,塞叔你心塞么。【无责任假设。尽管美剧看了不少但还是对警局里面的各种职务制度机构设置非常的不了解,这一部分还有待继续查。】(24我还在玩儿泥巴Joseph就已经当警探了学霸的世界我不懂。)


 




 


3 Seb和Myra的女儿,Lily Lynh Castellanos于2006年7月18日出生。2012年2月11日死于家中火灾,此时Lily 5岁,Seb33岁。Seb从此开始酗酒,2012年9月Myra失踪。(关于Myra失踪,游戏里的文件并未明确指出她的下落,但是设定集里的原文是:“...until his wife, a fellow officer, was killed. ...the death of his wife...given by his late wife...”姑且认为Myra这个便当已经确定了,但是根据三上的尿性一切皆有可能。按照游戏文件,因为夫妻俩人调查失踪人口已经威胁到了Kidman的组织,于是组织找人放火烧死了Lily,Myra继续查纵火案,查到了组织,于是失踪(被杀),但是之后Seb收到了Myra留给他的全部调查报告,并决定私自追查,所以IA Report里有未授权调查的指控。警局是禁止Seb参与Myra失踪案的调查的,因为Seb本人的嫌疑不能排除。BTW,Seb当时是老婆的上司。)


 





 


4 关于IA report。文档时间为2013年3月13日。Joseph出于无奈向内部事务局举报了Seb,是因为他觉得再这样下去Seb被炒或者在执行公务的时候被杀只是时间问题。至于Seb具体做了些什么,报告中这样指出:进行未授权调查,威胁、恫吓、肢体暴力行为,酗酒。但是Seb指出,除了酗酒之外的指控都没有证据。上报IA这件事的结果,设定集的原文:“This cut short Sebastian's career but ultimately saved him from himself.   Sebastian has since returned to the job but is never without his hip flask, and he has not completely patched things up with Joseph.”一段时间的停职,但是至少保住了工作。复职之后继续喝,酒壶随身。和Joseph的关系也没有完全修复。(酒壶在游戏里有表现,就出现在Joseph和Sebastian的这段对话之前。对话前情是小哥夺枪自杀未遂。这段对话其实真是萌点非常集中,翻译就大打折扣了,何况一人一个译法。


 


J: Is this what it's like, Seb? After the accident?


 


J: 那场意外发生之后,你就是这样的感觉么?


 


S: Well, I never put a gun to my head.


 


S:我说,我可没拿枪指着自己的脑袋吧。


 


J: No, of course not. Just quietly sank into a bottle.


 


J:是呀,你当然没有,你就静静地沦陷在酒瓶里了。


 


S: We can't all be perfect. It never affected my work. But hey, you read the IA report.


 


S:人无完人嘛,我又没影响到工作。不过,你也读了内部事务报告了。


 


J: You know I didn't reported you because I was worried about your work, Sebastian.


 


J:你知道我不是担心你的工作才举报你的,Sebastian。(我是担心...)


 


S: Hmm. What else is there?


 


S:哼。(我除了工作)还有别的么?【然后Joseph的表情真的很伤...】


 


"Zombies screaming"僵尸的声音


 


S: We don't have time for this. I need my partner here. I'm counting on you.


 


S:我们没时间说这些了。我需要我的搭档。靠你了。)


 


5 根据这段对话,简单分析一下两人的相处模式和赛叔性格吧。【这段有一些脑补。而且有些脑补是无法说明根据的经验谈,不喜就关吧。】


 


首先,这两人一定平时经常互相吐槽对方。比如这段对话一开始的“至少我可没像你似的闹自杀啊WTF”“你没自杀但你酗酒”“酗就酗但我没耽误工作啊”。就是所谓的老夫老妻模式。在外人看起来,难免有种看相声的感觉。难怪Kidman总用看SB的眼神看他俩【雾很大。至于两人互相小吵小闹是谁先认输的话,我觉得是一半一半。一方面,在讲歪理和胡搅蛮缠混帐逻辑上,Joseph一定讲不过赛叔。但是,如果对赛叔使用【真情流露】【我们认真地谈谈】,赛叔就会哑火,比如这段对话里也有体现。


 


其次,赛叔这个人吧,真是……怎么说他才好呢……就是那种感情观很传统的男人,所以有时候真的很拧巴。游戏开场动画的时候我就觉得很奇怪,他对Joseph有点儿过于客气,特意问一下人家对案子的看法,所以我本来以为Joseph和Kidman都是他带的菜鸟。包括之后他每次去扶Joseph的时候那个动作,你怎么跟扶妹子似的,你搭档十年的一个男人你俩扶的还少么还TM跟第一回似的闹哪样。就是两人明明靠默契和经验,无需在意无需交流就能行云流水地配合,偏偏中间多了一层小心翼翼的征求意见,这种小心翼翼就成了隔膜。但是后来知道了IA report这件事的话一切就说得通,就是两个好朋友,一个心中隐情无法对另一人坦诚相告,另一人在不知道全部事情的情况下出于对伙伴的担心做了自己能做的事,所以两个人都没有错,所以也不存在什么道不道歉的,于是就只能僵着两个人都不说,但是相处起来总是有点儿awkward……这样的。(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这种感情观比较传统的人有个特点,就是一旦涉及到感情脆弱的点的时候,他就不跟你谈了。比如这段话里,明明是赛叔先说到的IA report,然后Joseph就想借这个话题正好就澄清一下自己是担心Seb才报告的(想想目前乔小哥的心情,他肯定是觉得自己时间不多了,必须抓紧时间把这个疙瘩解开。而且鉴于设定集里是这样讲,Seb....shrugs off any offers of help,我有理由相信,Joseph表示“我们把这事儿说开了行么,我是担心你,想帮你,让我帮你”,然后赛叔拒绝了,这样的对话应该不是头一次了。)。然后赛叔的反馈就是,他不光是拒绝,他还用了一种自嘲的方式,“我除了工作还剩什么可以让你担心的啊”,一句话就把人噎回去了。不想谈你就说不想谈就算了,这种自嘲不光伤害自己还伤害对方啊,为什么要对同伴使用这种伤人一千自损八百的说话方式,真的很伤人啊。最后呢,这种人还有一个经典的招数,就是当你对他说“我们认真谈谈吧”,他会跟你说“我们没时间搞这个。”


 


这不是渣,这是傲娇【雾。放在男的身上不能叫傲娇,只能说是拧巴。这种拧巴的根源是什么呢?首先呢,男人都是独狼,自尊心,要强,轻易表现出情感或者求助都是示弱的表现,这属于价值观相对传统的那一部分。(至于为什么说赛叔略有点传统,日志里有很多细节,资料集里也有说设定主角的时候他的一些细节都是很traditional的。)但是其次,也是最重要的部分,赛叔认为这事儿真的不能跟Joseph说。在酗酒问题上Seb拒绝帮助可能是因为要强的原因,认为自己能把喝酒和工作分开(插花一句,我在回龙观医院见习的时候,住院戒酒的病人,都是这么说的)。但是后来就不止是酗酒的问题了,赛叔被卷入了一个阴谋,这帮人直接杀了他女儿,妻子也在调查中失踪,who's the next one?(赛叔到不是太在意自己的……所以只剩……) 所以,不管Joseph是多么优秀的警探,他俩搭档查案多轻松,俩人关系多铁,他都绝对不能把Joseph拉下水,查案也好报仇也好,是他的家事,他都必须只能一个人,因为只要对Joseph透露一点儿,就会让搭档陷入危险,必须保护好Joseph。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虽然赛叔嘴硬说我除了工作啥也没了,但他潜意识里,Joseph是他仅存的,必须保护的人。因为前两个拼命也要保护的人都没能守住啊。不过话说回来,从游戏里看,赛叔还不是把人Joseph拖下水了。连司机这种路人都拽上了,神秘组织才不管你了解不了解呢,沾主角必死【喂。


 


但是你站在Joseph的角度想一想。搭档刚死了闺女,就开始喝酒,还什么都不说。搭档他老婆都不怎么管他了,因为她忙着查案,俩人就跟快离婚了似的。后来搭档的老婆失踪了,搭档变得神神秘秘的,一边喝酒一边私自调查一些什么,你问他他也不说,但是就经常带着伤回来,你很担心,说有什么我帮你咱俩一块儿查,人家也不说为什么就说不行,你只好一边伤心一边担心既没头绪又没办法,但是这样下去搭档肯定不是被炒就是被杀……这种情况搁我这儿,我也最后只能举报赛叔啊……(不过Joseph是个好警探,不会对赛叔的私下调查一点儿也不了解的。就算赛叔不跟他说,他肯定也会想办法自己调查。但也很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Joseph也被卷进来了。游戏的失踪人员海报里是有Seb的,也有Joseph,而且Joseph那张上写的是失踪前正在K市里找人,找谁呢?再想想Joseph的人物模型是他拿着自己的小本本,本本里面是Seb的警员证……什么也不能暗示,因为一切只有三上说了算。)


 


6 关于性格。赛叔性格说实在是游戏塑造的很糟的部分,IGA也吐槽过。确实是镇定过头了。然后主角性格全都放在日志文本里表现,编剧有点儿偷懒啊。人物模型说明是这样讲:好警探,但是对人有点儿无礼。做事冲动鲁莽,经常给人添麻烦,唯一能长久搭档的就是Joseph。老婆送的大衣好像从来没洗过。然后在游戏里面,赛叔除了淡定之外,就是吐槽。吐自己的槽,也吐Joseph的槽,各种WTF。但是日志里,他会写出“K市是我家,我要保护她”。“好稀罕这个妹子!妹子好正!但是差点儿被妹子逮到我看她屁股!”“妹子在我眼前中枪的时候心好痛,她还不知道我的心意啊,如果真的发生什么……我要告白,希望我不是自作多情。”“妹子答应我啦!新搭档Joseph是个好警探我俩很合得来啊跟他合作我好荣幸。”“要当爸爸了有点儿害怕,但是小Lily,爸爸会像对待任务一样全心全意,不惜一切保护你。”“哎呀Lily终于上幼儿园了孩儿他妈能歇歇了”“我亲眼目睹过同事和朋友在我眼前死去--这是我工作的一部分。这永远不是什么轻松的事。但没有什么比失去你的亲生孩子更痛苦了。我宁愿死一万次来阻止这件事的发生,但这也不可能。……喝酒是唯一能让我睡得着的办法。”再加上Seb的个性和Joseph截然相反,来拼贴整理演绎一下。


 


赛叔总体来说就是骨子里很热血,性子急,三观很正但是略传统,有点儿无礼,有点儿不正经,很有能力,有责任心,但是粗枝大叶不拘小节,感情上会有点儿笨拙,做事靠野生的直觉。这样的人。


 


对于游戏里赛叔过于淡定的表现,我觉得是属于见得多了,再加上自己经历过恐怖的体验,所以之后发生什么事儿就反而不容易动摇了。这一点儿上Joseph真的是没办法和赛叔比的。失去家人确实是最恐怖的体验了。所以Joseph负责在剧情里一哭二闹三上吊也是情有可原。(至于一哭二闹三上吊之后会再讨论。)


 


作为警探的话,工作风格上跟Joseph是差别很大的。Joseph是那种很细节的,很讲究资料调查啦,证据啦,规章制度啦,但是有时缺乏一些灵光乍现的类型。Seb则是直觉很准,直觉先于证据出现,但是相对的规矩啦就忽视一些,因而给人一种做事太冲有点儿鲁莽的感觉,但事实上是很谨慎,粗中有细的那种。在看人的眼光上赛叔是很老辣的,比如日志里他从一开始就觉得不知为何必须提防Kidman,但是Joseph就觉得赛叔想多了,赛叔还觉得Joseph是不是看上Kidman了。这种就属于野生的直觉范畴了,其他的细节日志啊游戏里还有很多,包括断头台陷阱啊之类的,赛叔都很谨慎,反而Joseph……。但是在人际上,看人准不代表人际好,有时候看人准,则说话过于直接,态度过于提防,这就是为何会给人无礼的感觉(而且因为看事很准所以喜欢吐槽)。再加上比较传统的男性思维方式容易忽略别人的内心感受。所以人际上大概是Joseph这种温和的更好一点儿。(但是直率有责任感的人,就算是鲁莽一点儿也不会招人讨厌啊,而且赛叔平时还有点儿小不正经——幽默感上赛叔稳赢Joseph……黄暴程度上也是。)至于做决定的时候,赛叔是很干脆利落的那种人,即便心里其实没底儿。序章结束后精神病院塌了,赛叔冲出来第一句就是“Joseph呢”,这里固然很萌,但是一听到Joseph没出来就干脆利落上车走人。(原因人家也说了:“我亲眼目睹过同事和朋友在我眼前死去--这是我工作的一部分。”所以当断则断。真希望血族里面那一对儿猪主角能学学。)但是这俩人搭档绝对绝配,细节和需要技能的地方还有需要好好说话的地方都交给Joseph,赛叔负责打啊冲啊找调查方向啊逼供啊就好。合作愉快。(说到这里好想再把真探看一遍。)


 


至于家庭方面呢……两个人都很爱老婆没差,Joseph是妻管严,赛叔估计会笑他这一点,但事实上自己应该也没好到哪里去。因为赛叔他老婆是意志坚定直截了当的辣(nv)妹(han zi)类型,而且俩人还是同事。不过他也很体谅妻子的辛苦。我认为Joseph的妻子是他同行的可能性很小,不知为何。可能是因为Joseph那熨帖的小西装总让我有种“啊,你有个很能持家的好太太吧”这样的感觉,如果俩人是同行而且太太还在职的话家务活就有点儿捉急。以及鳏夫赛叔的大衣从来没洗过。(所以Joseph戴手套的原因一定是因为搭档不讲卫生【雾很大。)两个人都是笨蛋爸爸没跑。不过笨的方面不一样。Joseph一定是那种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换得尿布的三好爸爸,但是对女儿过于娇惯。这样的爸爸容易养出小恶魔性格的女儿(但是很可爱)。赛叔则是养孩子苦手,孩子尿床之后会不知所措的,然后Myra淡定的过来换尿布。(如果Myra不在,赛叔一定会不知所措以至于最后犯蠢。详情参见‘为什么千万不要让爸爸带孩子’系列。)这样的爸爸容易养出跟自己一样蠢)直爽温柔独立的女儿。


 




 


7赛叔说的有点儿多,说说Joseph。游戏中他的戏份总结起来确实可以用一哭二闹三上吊。是很具有女主气质的剧本。但是有点儿过于基佬了。33岁的已婚直男,一个女儿的爸爸,十年警探生涯,我不要求你也和赛叔一样硬汉一样淡定,毕竟赛叔是全家都死了我怕谁的那种,但是你这突然就闹自杀的心理素质是不是有点儿……你KCPD的心理评估合格了么……我心情和赛叔一样WTF啊……而且从赛叔的反应能看出……“卧槽我搭档他一般不这样啊,至少我以为他不这样啊”的心理活动。正常人的心理,想想自己的老婆孩子,想想自己的搭档,也是说什么也得走一步是一步啊,时间宝贵啊。所以Joseph为啥闹自杀?单纯因为他害怕自己变僵尸?因为他觉得自己抵抗不了了逃不出去了就自杀?(或者我还看过更牛的脑洞……Joseph觉得自己暗恋赛叔快瞒不住了加上怕自己伤害赛叔于是产生强烈的羞耻感于是想闹自杀……我去……退一万步就算Joseph是基佬,这心理活动也还是太妹子了点儿吧,更别说我们现在讨论的是两个已婚有闺女的直男刑警糙汉。)


 


来,到R总的录音里找一下答案。


 





 


意识同化实验体产生的偏差


 


实验体意识同化。初期症状:以穿刺点为中心,脑干锐痛;之后紧接着,由于毛细血管扩张,出现肉眼可见的出血。(我学医的讲一下。颅内出血的表现通常就是鼻血,还可以顺着鼻咽或者咽鼓管下行,出现咳血。)随后,自我人格的衰退会催生强烈的自杀倾向。他们失去了原本的自我,变成了一滩泥,可以按照我的想法去任意重塑。但是我没有(失去自我),有什么在阻止我和他们完全同步。


 





 


案例分析:另一个自我


 


(游戏里的双头怪就叫做Alter Ego,3DM翻译成密友。。。事实上这种怪就是R总人格分裂实验的对象,而这一篇是实验的报告)


 


之前在实验体25号和33号观察到的脑电波偏离,现在在55号又出现了。三者的共同点是都有分离性身份识别障碍(俗称的双/多重人格)的既往史。之前对额叶前皮层的实验会导致自我意识的衰退,但在这里却出现了意料之外的结果:副人格的自杀倾向表现为对主人格的攻击。(就是在同样的实验操作下,如果你只有一个人格,那么这个人格会自杀,你的自我意识会消失;但是如果你有两个人格,那你的自杀倾向不会表现为自杀,而是你的副人格会去攻击主人格。)随着自我意识的消退,某种静态会呈现,就像是两种生物被缝合成一个,不得不作为同一个体生存,永恒地憎恨着对方。真是美味。


 


【再解释一下,通常情况下,多重人格障碍在同一时刻只显示为一种人格,完全意识不到另一种人格的存在。R总这2个录音的中心意思:意识同化时,多数人会头痛,流鼻血咳血,然后产生自杀倾向,然后自我意识消失。(成为恶灵。)但对于有多重人格障碍既往史的个体,则会引起副人格攻击主人格,直至进入一个两种人格同时存在的静态。


 


不觉得这个过程很熟悉么?


 



脑干穿刺时引起的耳鸣头痛


 



出血(之后还有很多小哥咳血的表现就不一一截图欣赏了)


 




自杀倾向(严格来说,俯瞰风景想往下跳的那种也是自杀冲动的一种)


 



Alter Ego.


 


所以我强烈支持小哥人格最后人格分裂了的观点。此外:


 



除自杀倾向外,记忆断篇也是人格分裂的经典表现。(我知道肯定会有人说Joseph没有人格分裂的既往史。但是没有发病不代表没有倾向,再者人格分裂也是基因和环境共同作用的结果,总而言之就是说不准,一切听三上的,我也只是猜和假设而已。)


 


总之,他这种自杀倾向很难完全归结到性格心理或者当时的心境上,硬要扯到Joseph爱Seb这种事儿上就更加牵强了。也别说什么“他怎么这么女”,在R总的意识里,全员都得女主。(所以事实上R总对赛叔是很手下留情的了。是因为赛叔的主角光环呢?还是因为R总同情他呢?毕竟他俩都在火灾中失去了最爱的人。)


 


8关于Joseph的手套。我看到很多脑洞了,比如①小乔暗恋赛叔所以戴手套遮婚戒。我真是给这洋妞儿的脑洞跪下了。要知道萌一对儿CP,你不能从一开始就假设这对儿CP是天注定。②亚洲人细皮嫩肉,Joseph出任务时很容易伤到手,于是赛叔送他的。这个至少靠谱啊。③老婆送的。


 


根据我个人的经验呢……这当然是无责任推断了……我觉得戴手套的人,尤其是皮手套的,多少性格都在随便的哪些方面有点儿……强迫,比如洁癖(不一定非得影响生活的那种)。而且皮手套这个东西本身就也需要保养的……真是小资……而且Joseph还是个男的……所以得是很细致,性格里不知道哪儿有点儿别扭的人才戴皮手套啊……所以我觉得虽说眼镜是本体,但是搞不好手套才是开关吧。【喂。


 


9最后。我呢也喜欢看高H,各种kink,也喜欢看傻白甜。但是,人和人的感情有很多种,不一定非得是恋爱,不一定非得是爱情。尤其讨论的还是2个各自已婚当爹了的直男。Joseph宁愿伤害自己也不愿伤害赛叔,不一定非得是因为他暗恋赛叔。同样的,赛叔赔上命去给Joseph捡本体,不一定非得是因为对自己的搭档有什么异样的悸动。如果我和谁朝夕相处性命相托了十年,那这种为了对方连命都能豁出去的感情,一定比恋爱更强,一定深入骨髓,比理性更深,像是本能。手足,家族,重要的人,这些感情都比恋爱那种夹杂着混沌恶意的情感要更纯粹更美好。(当然,描写恋爱的乐趣也正是在于恋爱是一种如此复杂的感情。当然,对于那位写了一篇essay来证明Joseph暗恋赛叔的妹子,我尊重你的辛劳,我欣赏你所表达的观点,我誓死捍卫你表达观点的权力,但恕我难以苟同。因为在我看来,有时,如果一定要将两个人的羁绊解释为爱情,那反而是给这两人的关系打了折扣。)总有一些人和感情是可以凌驾于爱情之上的。从广义的爱的定义上来看,这两人当然是彼此爱着的,彼此是对方重要的人,真是可喜可贺。但是,一切还是得听三上的。三上你识趣点儿不然寄刀片了。


评论
热度(6)
  1. jo妹~菽苯花 转载了此文字
    (* ̄з ̄)
  2. Revolution菽苯花 转载了此文字
    偷偷存一下

© Revoluti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