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个 属于我的 美丽亮亮

试着换个画风…?

自家的儿子二两,对,这是名字。…

文手培训计划

力量。

Lotus:

椰布丁丁丁丁丁极缺本马达正主发糖:



m一下


槐花酿:



叁佰肆拾柒:





注目:本文中所有练习均来自:Sherry Ellis (编),刁克利(译).《开始写吧!虚构文学创作》.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版,为了适应同人写手的创作需要,有一定修改。

   

   ...

摸了个鱼👌

爽哉,美滋滋。

关于睡的瞎几把摸鱼
p2是想新开的坑[…………]
突然想起tumblr上一个太太的亮亮设定…超可爱,我去画画看…

花好月圆电椅间,一瓶绿翔爽上天。

巨爽…距离我上一次摸板子,已经五百年了。[没这么久]
台词节选自-基金会某篇的原文[………]
这句话说完后就[数据删除]了,太惨了。

这让我发现了LOFTER也缩图

Underpain
伤痛之下

是还在构思阶段杂七杂八的设定,会频繁修改。

『足够强的意识能扭曲现实,而你的痛苦将会造就梦魇。』
↑以这句话为中心展开的AU

当你掉下山崖时,你会发现你进入了真正的地狱,也许没那么糟,但实际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大致剧情走向与原作无异。
到最后出现的BOSS战敌人并非是花也并非其他怪物,是恐惧化成尖牙利齿的更加可怖的恶兽*[1]。

前置剧情大概是掉落山崖前Frisk本正在参加夏令营活动,活动时失足与Chara一同掉下。
山崖下只有庞大曲折的山洞,除此之外别无所有,准确来说这是Frisk“一个人”的故事。
除Frisk外其他人几乎全都是Frisk的幻想,怪物们的声音听...

“Papy,你是打算用这个让哪个骨'心花怒放'?”
“Sans,停下,那太没趣了。”
“Okay,所以,你是打算养花?”
“当然!伟大的papyrus完全不虚!”
“……”

1 / 27

© _沒有意義_ | Powered by LOFTER